主页 > 影视资讯 >

单片网上购票率已超过90%万达为什么不搞个万达

  “万达咱们干脆搞个万达网,把他们都干掉吧?”对于来势汹汹的互联网电影公司,主持人半开玩笑对曾茂军说。对此,曾茂军表示:“这是一个趋势,这件事一定要做,基于两种途径,第一种途径是与别人合作,第二个途径是自己做。我们的做法是即合作也自己做,我们跟他们几家都有合作。”

  “我为大家更新一个数据,中国电影观众的网上购票率是80%,但在4月14日《速8》上映首日,在线%,达到历史峰值。”猫眼文化副总裁康利在第七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论坛一场关于互联网与电影发行的论坛上说。

  根据微影时代副总裁杨丹的数据,微信背后有7亿活跃用户,每个用户平均每天刷朋友圈20次,用户在微信上浏览内容80%的信息来自于朋友分享。以微信为例的互联网内容传播新生态,已经由以往的如中央电视台为核心的广播式传播,变为了现在的点状传播。

  更令电影从业者们警醒的是,革新了人们传播沟通方式的移动互联网,还改变了中国电影发行界的话语权。

  坐在中影股份副总经理周宝林、安乐影业有限公司总裁江志强、猫眼康利、微影时代杨丹等嘉宾之间,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军总是难免成为话题的中心。毕竟这是一个院线、影院实力问鼎全国的影视全产业链公司,大家说着说着电影发行行业的多元化竞争时,总会话锋一转“当然,我们竞争不过万达。”

  “万达咱们干脆搞个万达网,把他们都干掉吧?”对于来势汹汹的互联网电影公司,主持人半开玩笑对曾茂军说。

  “这是一个趋势,这件事一定要做,基于两种途径,第一种途径是与别人合作,第二个途径是自己做。我们的做法是即合作也自己做,我们跟他们几家都有合作。”曾茂军说,“去年我们并购了时光网,也是希望让万达这样的传统企业拥有更好的互联网的基因,时光网未来的平台也是个多元化的平台,除了售票目前在衍生品、直播和视频的布局今年也会有比较突破的发展,我们的逻辑是要做用户+,我们要把线下的场景留下来。”

  虽然在线票务平台把控了观众的入口,也就是“流量”。但烧钱抢市场份额一直让这些互联网公司长期陷入亏损。作为在线票务的三巨头之二,猫眼和微影时代现在到了谈盈利的阶段了吗?实现盈利不久的猫眼,在被问及这个问题时,康利秒答:“猫眼是盈利的。”杨丹说,微影时代是一个综合业务模式,有的基础打阶段的业务没有盈利,有一部分是盈利的。

  其实无论是不是互联网公司,大家都在讲流量的价值。而在曾茂军看来,有效的流量是要按停留时间来计算的。“比如我看一个视频一秒钟,也算一次点击量了,那么如何衡量点击量的时间纬度呢?应该用人次乘以某个场景下的停留时间,我们发现,人们还是在线下的综合体里停留时间最长,因为人是社交动物是需要社交属性,任何一个人走进电影院、购物中心,最少最少一次花费超过两个小时,一般会超过三四个小时。”他分析道。

  随着2002年院线制改革,民营资本大量涌入电影业,曾经处于发行江湖绝对老大的公司如中影,也发生了深刻变化。发行的营销手段也从过去的海报一贴、路牌广告一做,变为了从制片阶段就开始介入、互联网思维的发行方式。多元化,成为当下电影环境的关键词。

  “本身这部影片就是一个多元环境的产物,光投资方就有数十家。主要投资方是中影和博纳,中影是国企,博纳是民企,还有南昌市委宣传部、政府办。这是党的机关,这是投资主体多元化。”周宝林说。

  “演员阵容也是非常多元化,既有资深电影演员,又有年轻的优秀演员。将来在宣传和发行过程中也一定会体现多元化的进程,这部影片中影主导发行,博纳主要进行宣传方面的运作。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一定能够在今年暑期档掀起一个观影的。”周宝林称,这部影片是重大的主旋律题材,但是这部影片是商业的节奏和手法来进行拍摄,所以将来在宣传发行上也一定按照市场的运作把这部影片宣传好、发行好。

责任编辑:admin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