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李宁路跑联赛深圳站收官赛事跑过14座国内城市

发稿时间:2021-01-26 06:43:59

安眠药货到付款【订药+Q:726790963】【全国の秘密の出荷】五年の老舗★★薬効保証24時間受注が添加直結する.昆明18名疑似食物中毒幼儿出院涉事幼儿园停业整顿

“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圆满落幕

  诚意打动Z世代,国产剧成为心头爱——

  

  超八成Z世代看好国产影视剧

  “剧中主人公带爱人从农村来到城里做产检,来城里一趟不容易,就到照相馆拍照。拍完照,主人公给爱人买了大白兔奶糖,他们在照相馆门口,边看照片边吃奶糖,特别甜蜜。”对近期播出的《大江大河2》中的许多细节,就读于江西一所高校的黄佩鸣如数家珍,出乎她意料的情节引发她的感叹:“大白兔奶糖真有那么甜吗?”

  选出2020年度的“心头最爱”华语片,让江西师范大学的李纯犯了难。伏笔设定精妙、演员演技出色、引发全民“造梗”热潮的《隐秘的角落》被李纯列入了最爱清单,《风犬少年的天空》和《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两部颇具新意的网剧,拓宽了青春题材的格局,不再局限于“青春疼痛文学”,而是真正在思考“成长”。“我在2020年的国产影视剧里,看见了诚意。”

  《安家》《三十而已》《大江大河2》《隐秘的角落》……过去一年中,口碑“爆表”的国产影视剧不在少数,也有一些被抱以期待的作品“高开低走”。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国814名Z世代大学生发起问卷调查,了解他们观看国产影视剧的体验和对国产影视剧的态度。调查结果显示,23.71%受访者非常喜欢国产影视剧,60.32%比较喜欢,还有13.27%不太喜欢,2.70%完全不喜欢。在不同国家的影视剧中,最受受访Z世代欢迎的是国产剧(66.71%),其次是美剧(38.82%)和韩剧(37.96%),满分10分的情况下,Z世代给过去一年的国产剧打7.52分。

  国产影视剧成Z世代的“心头好”

  “《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传闻中的陈芊芊》《隐秘的角落》,我都看过不止一遍。还有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一秒钟》,到现在回想剧情还是流泪。”作为一名资深国产影视剧爱好者,湖北大学大三学生吴恙用“虽遇困境,但广出精品”形容2020年的国产影视剧市场。“有不少影视作品凭借高热度和高口碑成为‘王炸剧’。”

  如果一定要给这些影视剧排个序,吴恙会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放在首位。吴恙形容,这是一部能让人想起初恋、思念家乡的剧。段霄为李进步做专属雪橇,李进步和李青桐“哥们儿”式的相处,独一无二的东北爱情以及真挚的母女情感都让她无法忘怀。吴恙小时候也有过去澡堂的经历,剧中有关澡堂的细节让她倍感亲切。看完这部剧后,她还特意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预约了假期“澡堂生活”。

  这也是吴恙喜欢国产影视作品的一个重要原因。“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土壤,相较于国外影视剧,国产电视剧更能引起我们的共鸣,看国产剧就看到了自己的生活。”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受访者喜欢国产剧的原因中,排在前3名的分别是贴近生活、有共鸣(63.14%),影视作品本身质量高(51.72%),具有社会关照意识和人文关怀(51.47%)。

  《大江大河2》是过去一年中黄佩鸣最喜欢的一部国产剧,“生产队”“包分配”这些过去只存在于历史书中的词汇,鲜活地涌入她的视野。尤其是当妈妈跟她说起,“我们小时候就是这样”,她就更加好奇了。“《大江大河》对八九十年代的刻画太细致了。”在村子里,一有什么大事、小事,村书记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坐在一张古旧的办公桌前,对着裹着红布的麦克风,向全村通报,声音随着高高伫立在村子上空的大喇叭传到村头村尾。一有全村大会,所有村民搬着小马扎,就往一处山坡上的空地去。村里有人在城里遇到了什么事,正干农活的、烧砖的、在家做家务的村民,都坐上拖拉机冲向城里,“排场大得不得了”。这些情节都让从小生活在城市的00后直呼:“太有意思了!”

  制作精良、情节创新,是近年来许多国产影视作品深受欢迎的原因。中国戏剧学院编剧专业的研一学生施敏学在朋友推荐下看了《隐秘的角落》,这部作品之所以成了现象级的国产剧,在他眼里,“这部剧小演员和成年演员都选得很好,艺术价值很高。演员里没有流量明星,最大的‘咖’是饰演老警察的王景春。但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每个形象都非常饱满。”就是这样一部少有流量明星、大声量导演加持的国产剧,制造出“爬山”“我还有机会吗”等口口相传的“爆梗”。

  “2020年我看了不下20部国产影视剧,我感觉特别值得反复看的是《在一起》。”中国农业大学的王果然说自己一看到这部剧就会立马回忆起疫情最艰难的那段时期,“这部剧用十个真人真事改编的故事,还原国内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里感人肺腑的事迹,几个故事环环相扣,讲述全国人民抗击疫情的伟大壮举,致敬了平凡而伟大的英雄。”

  别让急功近利伤害文艺本身

  “看剧也要讲究整整齐齐。”在东北师范大学影视专业研二学生葛光和的U盘里,按照类别存放着上百部不同年份、不同类型的国产影视剧。在他看来,国产剧中的中国元素和中国情结,总能瞬间征服他。“我总是想进到屏幕里,看看祖国不同地方的美好风光。”

  葛光和在电视机上看的第一部剧就是《大宅门》。“这部剧用一家人、一个家族企业的起起伏伏,来展现中国近代百年的变迁,把每一个人物形象都塑造得十分立体,仿佛这个人物真真实实在你身边。”

  葛光和也留意到,近些年的网剧发展迅猛,但质量参差不齐。“审丑狂欢”是葛光和最担心网剧会出现的问题。“有些网剧甚至以‘审丑’为目的,为了流量故意制造能引发大众讨论的‘审丑’噱头。”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Z世代认为国产影视剧仍有许多需要改善的地方,比如只重流量、不重质量(75.55%),情节设定有违常理(53.32%),内容拖沓(53.93%),部分历史剧过度歪曲史实(46.95%),部分影视剧台词苍白、不符合实情(46.07%),部分影视作品特效简陋(40.53%)等。

  经常把影视剧当作“下饭菜”的黄佩鸣对近年来国产剧发展的印象,是“良心剧越来越良心,但‘水’剧也越来越‘水’了”。影视剧拍摄技术肉眼可见地突飞猛进,但有些作品却不耐看了。

  黄佩鸣觉得,这跟影视剧制作的用心程度大大相关。“《西游记》《红楼梦》《武林外传》的制作技术虽然远不如现在,但故事好、精心打磨,还会告诉我们很多道理,成了经典,每到寒暑假我都还会捡起来看看。”在她看来,现在文化产业更加发达,从业者多了,却也让许多低质量的作品迈进了门槛。“尤其是现在偶像产业发达,制作方知道观众会冲着流量明星去看剧,只管找有流量的明星来演,不重视作品质量。”

  施敏学参与过一些编剧工作,也通过老师、朋友对这个行业有较深的了解。“‘流量为王’的概念太火,剧作制作的许多成本在演员本身,其他岗位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就施敏学了解,资本要求高回报是有些国产剧质量低下的原因之一。有些制作方为了提高资本回报率,需要编剧出“快活儿”,而且分配给编剧的成本低,一些专业度有限的编剧团队降低成本接编剧工作,产出的剧本质量就下降了。“还有一些团队为了快,很多编剧一起写同一个剧本,同一个角色前后台词的风格都不一样。”

  天津商业大学的张淑慧也见过一些不如人意的作品,因为编剧缺少足够的经验,剧本在人物和情节的设定上脱离生活。“有的职场剧会让观众生出主角‘这么不专业都不会被开除吗’的疑惑。为了保持‘主角光环’,配角不论是智商水平还是幸运程度,都衬得率真又莽撞的主角像是‘开了挂’。还有一些能一眼看穿的特效、不符合时代背景的台词和服饰,也让人哭笑不得。”

  在张淑慧看来,若想制成一部出色的影视剧,故事搭建、服化道处理、拍摄手法、特效制作以及演员演技这几大元素缺一不可。“不要低估观众,与其盲目猜测、贴合观众口味,不如实打实拍好一个故事。”她期待未来国产剧可以在题材选择和拍摄手法上有更多尝试。

  Z世代期待国产影视作品“走出去”

  “在2010年前,我们谈论的主要还是电视大屏所播出的影视剧,而到了2020年,我们所讨论的大多是互联网平台所播出的影视剧。”网剧的增多是葛光和近几年来观看影视剧感受到的最真切的变化。

  这样的变化,也影响着观众对影视作品的评价维度。观看的选择不再是“在某一时间点选择电视的某个频道”,而是“在任何时间以喜欢的倍速看任何作品”,观众的品味也越来越高,这让优质的作品更容易脱颖而出、粗制滥造的作品被时间掩埋。

  尽管对学编剧专业出身的施敏学来说,文化产品市场蓬勃发展,意味着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好的发展前途,但他总觉得文化产业市场化程度太高不是好现象,行业野蛮生长的过程中,缺乏标杆型作品。他的经验中,近几年的一些好作品,不少都有行业基金会的支持。“不是纯商业化运作,就会给制作团队更多打磨作品的时间和空间。例如这几年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推出的一些作品,高质量作品的比例能达到80%。而且并不是‘砸钱’特别多的作品才会获得高回报,很多时候影视剧制作的成本是虚高的。”他希望更多基金会和国营制作公司能够推出标杆型作品,遏制恶性竞争,防止劣币驱逐良币,让行业标准更鲜明。

  尽管仍有一些影视作品制作方对质量把关不严,但“口碑营销”已经在向这类制作者提出警示。国产剧的受欢迎程度,可以映照文艺作品在Z世代树立文化自信过程中留下的印记。中青校媒调查显示,在不同国家的影视剧中,最受受访Z世代欢迎的是国产剧(66.71%),其次是美剧(38.82%)和韩剧(37.96%)。

  曾一度因为粗制滥造的“快餐”影视剧而对国产剧失望的张淑慧,在近几年对国产影视剧有了新的认知。曾经,在众多影视迷“驻扎”的豆瓣平台中,鲜有国产剧可以达到8分以上,反而是欧美剧、日韩剧屡屡获得9分以上的好评。“还好,近些年有许多国产剧非常争气。”对悬疑剧颇有偏爱的她提到了《沉默的真相》。这部已被547560人评价的国产剧最终得到了9.2分的高分。

  葛光和对国产影视市场抱有很高的期待。“中国文化资源非常丰富使得电视剧题材丰富多彩,以致影视剧有丰富内涵与较高品质。”这种期待不仅停留在国产剧在本土的表现。近年来,葛光和经常会看到国产影视剧在国外上映的消息。“希望看到我们的国产影视剧能够在全球影视行业独当一面,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

  黄佩鸣也体会到一些国产电影、电视剧作品已经走出国门,深受全世界观众的喜爱。“比如B站、推特就有一些外国人看国产剧的反应视频。我很希望国外的朋友能通过国产剧认识中国,看到他们赞叹的反应,我会觉得特别自豪。”

  国产影视剧要想营造良好的文化产业氛围,为Z世代提供更好的文化给养,从而获得Z世代的认可,仍然任重道远。这届年轻人对国产影视作品有许多期待。王果然希望国产影视剧能够更深层次地反映社会生活,刻画社会现实。葛光和觉得真正的国产影视剧不应该只停留在蹭热点、找卖点层面上,更应该在作品内容上钻研。“同时也呼吁有关部门加强监管,守护影视创作价值观的底线。”而作为一个喜欢现实题材作品的00后,黄佩鸣也呼吁年轻人,多去关注和国家时代背景相关、有社会意义的影视作品,“这能让我们对社会的理解更深刻”。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毕若旭 实习生 杨紫琳 见习记者 罗希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1月25日 08 版

【编辑:孙静波】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